• 当前位置
  • 首页
  • 淫色人妻
  • 最新排行

    出轨之母 第三十四章

    发布时间:2021-09-23 13:05:30   


    又过去了两天,算起来我足足在宁州呆了一星期以后,这才和我妈告别,回了县城。

    到家之后已经是晚上了,有些疲惫的我就扔下了手里的包还有我妈让我带回来的海鲜干货,然后脱掉了衣服,冲进卫生间洗了个澡。

    等全身的疲劳被凉水冲洗掉以后,我就打开了电视和空调,又从冰箱里取了罐可乐。

    就这么惬意地躺在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喝可乐。

    通过最后在宁州那两天对我妈的旁敲侧击,我终于知道了那个色胆包天,敢在车里,我妈住处的车库以及公司卫生间里奸淫我妈的男人到底是谁了。

    他姓钱,全名叫钱明远。

    是我妈所在公司华胜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销售业务部门的主管经理。

    至于他是怎样勾搭上我妈的我并不清楚,也不关心。

    我只明白,那个被我称呼为妈妈的女人如今变得是越来越放荡,正朝着人尽可夫的这个趋势逐步发展。

    我不知道她本人内心有着什么样的想法,但就冲她被我发现的那些放浪形骸的行为上看,婊子这个蔑称是逃脱不了的。

    “嗨!管那么多干什么呢?我现在有闲钱,暑假这么多天又可以玩。真是杞人忧天啊!”

    我的内心暗暗地自嘲着。

    随后,我一口气喝光了可乐,接着就关上了电视和电灯以及空调,回房睡觉了。

    夏季的夜晚,总有些青蛙夏蝉之类的动物在室外发出阵阵的鸣叫。

    一时半会睡不着的我忽然好象记起了什么似得,翻身便将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拿到手里,开始发起了短信。

    很快,对方就回复过来。

    我看了以后,嘴角立刻浮起了一道弧度,无声地笑着。

    手也没闲着,继续在手机键盘上飞速地按着。

    就这样,我和对方你一条我一条的发去复来。

    直到半夜,眼皮发沉的我才和对方道了晚安。

    接着就关闭了手机,把双手枕在脑后,怀着愉快地心情闭上了眼睛。

    那个和我发短信的人正是有段时间没有联系的诸葛珊珊。

    我已经在短信和她约定,后天的晚上一起去酒吧玩。

    伴随着脑海中出现的她那娇美的影象,我渐渐地进入了梦乡隔天后的晚上八点,我在酒吧门外等到了她。

    一见面,我就被她的照型给吸引住了。

    一条吊带连衣裙,金黄色的,那对娇巧玲珑的乳房微微露出上半部分,一道浅浅的乳沟清晰可见,她的连衣裙也不长,只到膝盖处,里面没有衬裙,粉色的胸罩和小内裤竟也可见。

    那双修长的大腿下也套着双晶莹剔透的水晶高跟凉鞋。“真是够前卫的了,分明是在诱惑我啊!”

    我一边观察她那性感的身材一边暗想道。

    “喂!进去啊!”

    见我一脸陶醉的样子,她好似不满的娇声催促道。

    话却这样说,但她还是大胆地挽住我的胳膊。“哦,走吧。”

    见她如此,我不由地红了红脸,窘迫地回答道。“呵呵。”

    她银灵般的笑声响起,接着便拉着我进了酒吧。

    等到我俩找到位子坐下,并点完酒水和小吃以后。

    她就好似抱怨地出声问道:“这些天你去哪里了啊?怎么也不打电话给我?”

    “哦,我去了九寨沟旅游了。”

    听她这么问,我便撒了个谎。“真的啊!”

    我的回答让她的语气显得十分新奇,随即便靠在了我的胸口,接着开口道:“那里好玩吗?我们上课的时候老师总说九寨沟的景色怎么怎么美。弄的我们都想去看一看。”

    我点点头,之后便把我妈对我所描述的有关于九寨沟的美景大致地说了说。

    这下子她对九寨沟就更加充满了好奇和向往。

    手也开始抓紧了我的肩膀,语气娇柔的发嗲道:“以后带我去那里好不好,好不好嘛!”

    看着周围其他客人望向我的艳羡目光。

    使脸颊发烫的我不由地恍惚了一下,马上也就点头答应了她。

    高兴的她立马在我的脸上亲了一口,身子也几乎全都倒在我怀里,还抬着头看着我问道:“阿军,做我男朋友好吗?”

    见她如此投怀送抱,内心早已乐开花的我当然求之不得,随即张口说道:“好啊!”

    听到我这样说后,她顿时笑的娇艳如花,还主动地拉起我,去舞池里蹦迪。

    变化莫测的灯光,新潮澎湃地音乐,张牙舞爪的客人,性感靓丽的佳人。

    这一切都让在舞池里跳舞的我不禁感到心情愉悦。

    诸葛珊珊的舞姿相当好看,那飞扬地秀发也不时地轻触到我的脸庞。

    刺激的我心猿意马,恨不能马上一亲芳泽。

    一曲舞完,我和她又回到了位子上,喝酒品小吃,玩的是不亦乐乎。

    到了十点多钟的时候,喝的面红耳赤的我俩相互搀扶着出了酒吧,心照不宣地进了一家宾馆“啊好爽好爽快快点!”

    一个多小时后,宾馆房间的地上,堆放着我和她的衣物。

    一片凌乱的床上,随着我的阴茎在她体内越来越剧烈的抽动,她的两条腿突然猛地交缠在我身后盘住我,大腿紧紧箍着我的腰,用她的脚跟用力地将我向她身体地勾去,把我身前那粗涨坚硬的阴茎深深的推挤进她自己的两腿中间。

    十几分钟前,我保留了十八年的处男精液最终还是喷射进了她的子宫里。

    此刻已经是我第二次勃起阴茎,在她的阴道里驰骋纵横了。

    从她在床上的表现看,她肯定不是第一次这样。

    但这又怎么样呢?我现在只是沉浸在这美妙地性爱之中,无法自拔。

    这时,我感觉到她下面那柔软湿润包里着肉柱的阴道猛然开始抽搐起来,她的嘴里“啊”地一声发出了一声长长的颤抖着的呻吟,被我端在空中的身体也一下子绷紧着使劲向后仰去,胸前两只乳房挺了起来。

    她的整个人同时随着她两腿深处那阵抽搐,没有节奏地时快时慢一阵阵的颤抖起来。

    下面那两腿间那两瓣湿热的肉唇和柔软的肉壁,也在一次次地痉挛,夹挤着我正在她腿间抽动的粗热阴茎,她的阴道剧烈地抽搐了六七下后,她那绷紧向后仰去的上半身一下瘫软下来,然后趴在了我肩上。

    我的阴茎深深地插在她的蜜穴里,猛烈地再次喷射。

    双手同时也捧着她的翘臀。

    而她双臂抱着我的头,双腿夹住我的腰,两只乳房贴在我脸上,一只乳头被我吮着,过了一阵,她夹骑在我身上那绷紧着的腿,也慢慢开始变得软绵绵的,然后她双手搂紧我脖子,把身躯紧紧地贴着我,看着我的那双弯弯眼睛里似乎柔得要流出水来,轻轻地在我耳边说到:“你你真厉害。”

    浑身酸软的我没过一会就把阴茎从她的阴道里拔了出来。

    然后抱着她一起躺倒在床因为爱情的滋润,之后的十几天我都是笑呵呵的。

    整天就是和诸葛珊珊打电话,发短信,逛街购物,去游泳池游泳,或者去咖啡厅喝咖啡吃西餐,到宾馆开房间做爱。

    我对她满意极了,虽然她不是我心里一直以来梦中的女孩,我的梦中情人是那种很文静和有气质的。

    但她在床上的那种性感撩人让我时时都充满性欲。

    不过我心里也有一些疙瘩,就是她和我交往之前早已不是处女。

    有一次我很娓婉地问她,谁知她却咯咯的嬉笑道:“什么年代了,你还讲这个。我也没要求你是处男呀。”

    这样的回答让我的内心产生过对她的嫌隙。

    但在她的万千柔情的感化下,我的铁石心肠很快就幻化为三千绕指柔了。

    不过到了七月底,我不得不和她暂时分开。

    因为她的学校老师要求她去旅行社实习一个月。

    她所学的专业学制是二年半,到明年的夏天她就可以工作了。

    因此,她从现在开始就要尝试着进入社会了。

    没有她陪伴的日子我产生了一丝寂寞。

    每天上网,抽烟。

    睡觉也开始变得极不规律。

    或许刚实习的诸葛珊珊也很忙,我打电话给她,也只能是匆匆聊上几句就结束通话。

    就这样,无聊的假日伴随着我。

    直到八月中旬的一天上午,终于忍受不了这种日子的我又来到长途车站,登上了去宁州的大巴。

    和诸葛珊珊胡天胡地的这段日子,我并不是没有和我妈联系。

    期间我和她也通过二次电话,两人也就是说几句闲话,聊聊近况什么的。

    有几次夜深人静的时候,当我搂着诸葛珊珊那香软细嫩的身子睡觉时,心里也会龌龊地遐想道:“妈,你现在也在其他男人的怀里吧?”

    再次悄身而来的我晚上七点半到达了宁州车站。

    这次我下决心在宁州待上半个月,以便摸清楚我妈她到底有几个男人。

    不到开学我是不准备在回去的。

    为此我把笔记本电脑,数码相机都给带来了。

    离开车站,坐上出租车告诉司机目的地以后,车子径直向那里开去。

    等到了我所说的地方,也就是前两次偷偷过来时住的那个宾馆门口。

    熟门熟路的我便付了车费下车,进了宾馆大堂。

    “喂,妈,你在干什么啊?”

    四十多分钟后,我舒服地半卧在宾馆房间的沙发上,拿着手机,正对刚接起电话的我妈出声询问道。

    电话那头的声音显得很幽静,不过还是有一丝用萨克斯吹奏出来的音乐传入进我的耳中。

    只听她知道是我之后便微笑着说道:“妈妈在和同事吃饭呢!你呢?吃过饭没有?有什么事吗?”

    “吃过了,嗯,也没什么事。就是打个电话问候你一下。”

    听到她发问,于是我就这么回答着。“呵呵。”

    她笑了笑,接着说道:“妈妈很好,你不用担心的。”

    话音刚落,还没等我再次说话,她就抢先开口道:“小军,妈妈正在和同事谈公事。你没事的话就先这样好吗?等过两天妈妈再打给你。”

    我听了以后只好应声答应,接着就把电话给挂掉了。

    “谈公事?傻子才相信!”

    将手机放下后我暗暗腹诽着。

    没过一会儿,我就从沙发上起来,开启电脑,把它里面的音乐播放器打开后便走到了窗前,伸手将窗帘拉开,静静聆听着音乐的同时,也欣赏着窗外的夜景。

    一轮弯月当空明照,楼下的大街上也是车来人往,一片热闹的繁华景象。

    我点起一根香烟,一边抽一边想着我妈和诸葛珊珊。

    她们两人之中,前一个成熟妩媚,优雅漂亮,身为母亲却让我明白这人世间物欲横流的真谛,后一个青春美丽,性感大方,做为女友能让我体会到性爱的美妙。

    个中滋味,真是不足与外人道。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啊!”

    想着想着,我在不知不觉中轻声念出了这唐宋八大家之一苏轼所作的《水调歌头》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