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淫色人妻
  • 最新排行

    出轨之母 第二十六章

    发布时间:2021-09-23 13:05:31   


    “是你!”

    民房的二楼走廊上,被贸然出现的我吓了一跳的大东此刻惊奇的说道。

    他身旁的纪晓梅则在娇呼了一声后捂住了自己的嘴,睁着她那双宛如秋波的媚眼,对我上下打量着。

    我没有做声,而是缓缓地站直了身子,眼神呆滞地望着他俩。

    这时候的我脑子里已是一片空白,根本就搞不清自己接下来应该怎样。

    见我这副模样,他俩也沉默着不言不语。

    三个人就这么静静地站立在走廊上。

    “谁啊?”

    一声懒洋洋地问话此刻从第三间房里传来。

    没等我们三人说话,那房间的门也被打开了。

    没过几秒,陈凯那略带夸张的讥笑声传入了我的耳中:“我操!怎么是你!哈哈!”

    “阿凯,这”此时大东乘他嬉笑的时候搂着纪晓梅迈步来到了他身边说道。

    与此同时我也动作僵硬地转身朝他望去。

    只见他裸着上身,只穿着条沙滩裤。

    双手交叉,叠放在胸前,肩膀倾斜着靠在门栏上,看着我的眼神里充满着不屑。

    然而我此刻并没有过多注意他。

    因为我的目光都被他身后房间内的我妈给吸引住了。

    里面,播放着色情片的电视机已经关闭。

    原本已从床上坐起身,正准备穿上衣物的我妈此时却手拿她的黑色长袖刺绣衬衫遮挡着她自己的胸口。

    神情错愕,花容失色的呆看着站在门外的我。

    朱唇此刻也大张着,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

    没等我有所反应,陈凯挥手打断了大东的话,张口对站在门外的我们说道:“你们进来吧。”

    “呃,阿凯。阿梅有些饿了,要不我先带她去下面吃点儿东西再过来吧?”

    大东没有进去,而是小声的对陈凯说着。

    他听了后看了看我,又回头望了眼仍在床上发愣的我妈,思索了一阵才对大东讲道:“去吧,记得带点儿料来。”

    “嗯?哦!知道了。”

    大东听完他的话先疑惑了一下,看了他一眼后才恍然大悟道。

    眼珠也随之滴溜溜地转动,脸上还掠过一丝怪异的微笑。

    “你进来吧。还站在门口干什么?”

    等大东和纪晓梅离开,他便表情戏谑,语气却很平静地跟我说道。

    见已经成这样的局面,我只好抱着豁出去的想法,一步步的踱进了房间。“小,小军,你,你,你怎么,怎么”此时还在床上呆坐的我妈脸色苍白的问我。“我,我,我”不知怎样回答的我尴尬地站在房间内手足无措地噎喻道。

    这时陈凯走到了我妈身边,在床上坐下后一把搂住了她的腰肢。

    抬起头,就好似冲我示威一样的跟我说道:“怎么样?都看到了吧?你妈现在是不是和我关系很好啊?都好到能睡在一块儿了哦!”

    “别说了!求求你!求你别说了!呜!”

    遭受到这样突如其来的打击,让一贯在我眼前以慈母形象出现的她瞬间崩溃了。

    随即咧开嘴,埋首哭求道。“陈凯,你放开我妈!”

    望着她伤心哭泣地模样,使得我神情激愤地对还搂着我妈不松手的陈凯喊道。

    他听了瞥了我一眼,然后不急不缓地说道:“怎么,想打我?有能耐你来啊?不过要是你今天弄不死我,那以后你小子就有的受了哦!”

    “不要!我求你了!小陈,别伤害我儿子!别伤害他!求你了!”

    此时我妈听到他这样的话,马上便伸手拽住他的胳膊,全然不顾她那只穿着胸罩内裤的身子以及掉落在地的衬衫。

    满脸泪痕,语气焦急地对他恳求道。

    “啧啧啧,瞧瞧何军,你妈对你可真好啊!我也被她感动了!都感动的这里向她致敬了!”

    他对于我妈的恳求不与理睬,而是一边指着他自己再度隆起的裤裆,一边神色得意的跟我调笑道。

    见他这副下流的模样,已经愤怒我不禁气得紧咬牙齿,脸部的肌肉也不停地抽搐着。

    我妈也被他的话羞辱的无地自容,只能用手遮住自己的俏脸,一边继续抽泣一边喃喃自语道:“求你了,别伤害他,求你了,别伤害他。”

    “别哭了,我不会伤害他的。”

    他这时将我妈捂住俏脸的手给拨开,然后一边抚摸那张满是眼泪,娇惜清丽的动人容颜,一边神色淫秽地劝慰着她。

    我妈被他这样在自己儿子面前轻薄而感到十分羞愧,满脸红晕的她伸出手绵软无力地推拒着他,嘴上还怯怯地哀求道:“别,别这样。”

    “怕什么,美人。”

    他听了以后并没有放手,反而把我妈搂得更紧,还一脸暧昧地笑道。

    说完后单手向上,隔着胸罩玩弄起她的乳房来。“你他妈的给我住手!”

    此时我已无法在控制自己的情绪,怒吼的同时人也向床边直冲而去,想要制止他的动作。

    刚到他身前,失去理智的我就挥拳朝他打去。

    他没想到我会真的动手,所以连躲闪的动作也没有做,就被我一拳给击倒在床上。

    疼得他“哎呦”大叫了一声,人也躺在床上,手摸着他自己的脸不住的哼哼。

    从他的手指缝中还流淌出丝丝的血迹。

    见到鲜血,我霎时便清醒了过来,身体也随之瑟瑟发抖。

    我妈面对这样的情况也傻了,睁大了眼睛,捂着嘴不知所措。

    没过一分钟,还躺在床上的陈凯停止了哼叫,抹了抹鼻孔里流出的鲜血后爬了起来。

    来到我面前恶狠狠地说道:“好!你小子有种!我他妈的不弄残你就不姓陈!”

    望着他满脸鲜血,面目狰狞的样子。

    以前从没和人打过架的我不禁感到了害怕,和他说话的语气也带着点颤音:“你,你想,想这么样,我,我,这”“小陈,不要!放过我儿子吧!他不是故意的!求你了!阿姨求你了!”

    正当这时,我妈猛然上前,跪在了他的身下,抱着他的大腿拼命为我求饶道。

    一边求饶还一边和我说:“小军,快,快跟陈凯道歉!说你不是故意的。快点啊!”

    他向下看了我妈一眼,然后又抬头忿忿地跟我说道:“这可是你自找的,可别怨我不怜香惜玉。”

    说完他一把抓住了还跪在他身下的我妈,拽着她脑后的秀发,表情邪恶地命令道:“我他妈现在火气很大!你快点给我舔!舔鸡巴!”

    “小陈,不要这样!求求你!求你别当着小军的面啊!”

    当听到他的这种要求之后,我妈一脸哀凄地乞求他道,希望他能够给自己保存些尊严。

    见到我妈这样,本来有些害怕的我此刻也再次愤怒地叫骂着:“混蛋!你他妈的就是个畜生!别伤害我妈!是男人就冲我来啊!”

    一边骂一边跨步向前,想再给他一点儿教训。

    可没走几步,耳边就传来了从后而来的脚步声。

    我刚要回头,左腿膝盖后就被人大力地踹了一下。

    猛烈地踹击使我不由自主地向前一倾,单腿跪地。

    身体也随即被人控制住了。

    我挣扎着想看清是谁偷袭,不想脸上又挨了一记重重的耳光,腰部也被踢了一脚。

    剧烈地疼痛感刺激着我的神经中枢。

    顿时就让我两眼发黑,冷汗直流,耳边还“嗡嗡”作响。

    “你们住手!不要!不要打他!”

    我妈面对着这突如其来的情况伤心不已,大声疾呼的同时身子也想直立起来。

    但陈凯一点也没有放开她的意思。

    一手继续掐着她的玉颈,另一手强按她的香肩。

    双眼淫邪地盯着我妈,嘴上却对我身后的人说道:“那东西拿来了没有?”

    “阿凯,店老板说最近没货了,要过段时间才有。你鼻子没事吧?”

    在我身后抓按着我一条胳膊的大东此时出声讲道。

    没等陈凯回答,控制我另一条胳膊的人也说话了:“阿凯,要不这小子就让我们拖出去揍一顿。你接着在里面玩怎么样?”

    “不!不要!小陈,快制止他们啊!求你了!阿姨求你了!”

    我妈听见这话立即抬头,泪眼朦胧的对陈凯哀求道。“不用了光锋,你们给我按住这小子。他不是喜欢偷看吗?我这就让他光明正大地看看我是这么玩他妈的!”

    他眼神贪婪地注视着我妈那丰满白皙地娇躯,嘴里这样说道。

    “哈哈哈!”

    顿时我身后的两人就这么无耻的大笑起来。

    “还磨蹭什么?快舔我的鸡巴啊!”

    这时和他俩说完话的陈凯接着对我妈命令道。

    同时本按在香肩上的手也移向她的胸口,老练地用手指挑开胸罩之后揉弄起里面那两团丰盈地乳肉。“不,不行。别,别这样。”

    我妈此刻表情娇羞,脸上哀容尽显。

    对于他这么肆意玩弄着自己那傲人的丰乳的状况完全不知所措。

    所以只能在嘴里微弱地抵抗着。

    他听了,淫笑着对我妈说道:“不舔是吧,那我就让他们把你儿子拖出去打喽!”

    说完他就冲我身后的大东和光锋讲道:“拖出去,打折他一支手。”

    话音刚落,被按跪在地的我感觉到被他俩拽着往后拖去。

    我拼命想挣脱,无奈两人的力气太大,使我无法如愿。

    原本张开,想痛骂他的嘴也被身后拖拽着我的两人用不知从哪个角落拿出来的破旧毛巾给堵上了。

    我妈见此,表情绝望地开始低声抽泣,嘴里哽咽着求着他:“求你了!别打他!别打他!我答应!我答应还不行吗!”

    “哦?哈哈,喂,算了算了。”

    见我妈终于屈服了,他便挥手冲大东和光锋示意道。

    然后顺势脱下了自己的沙滩裤,一脸坏笑着对还跪在他身前的我妈说:“来吧!”

    我妈无助的望了我一眼,接着就颤微微地用手把他的阴茎捧起。

    张着她那鲜红丰润地朱唇,将它含了进去。

    已被拉到房门边的我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到我妈的这种模样。

    以往所会产生的激动和兴奋在此刻却变成了耻辱和痛苦。

    我闭上了双眼,不忍看见她这样被陈凯蹂躏。

    可没闭多久,他那恶狠狠地声音就传入了我的耳中:“何军,你要是再闭着眼睛,我还让他们把你拖出去给废了你信不信!”

    听到这儿,我只好睁开双眼,满腔怒火的看着眼前这屈辱的一幕。

    此时,我妈已经将整根阴茎深深地含进她自己的唇腔里。

    神态楚楚可怜的她用香舌不停搅弄着那根已变得硬梆梆的阴茎。

    螓首不时前后摇晃,只穿着胸罩和内裤的迷人娇躯在从窗户透射进来的阳光映衬下也显得白嫩丰盈,晶莹剔透。

    这副淫糜的景象也让正按着我的两人喉咙里情不自禁地吞咽了口唾沫。

    接着大东还对光锋窃窃私语道:“这娘们儿,真他妈骚!要是能让我操一次,少活十年都值!你说是吧?”

    “别他妈的瞎想了!让凯哥听见的话当心他把你给阉了!他肯让我们看已经不错了!”

    光锋的回答声十分轻微,但却也掩饰不住他对我妈肉体的向往。

    这时候,已被我妈舔吮的非常兴奋的陈凯抓着她脑后的波浪长发,挺直腰身,用阴茎快速地在她唇腔内抽送。

    直立的双腿也禁不住前后抖晃起来。

    一边抽送一边还喘着粗气冲我说道:“呼!你小子今天算命好!呼!不是你妈今天你肯定混不过去!呼!怎么样?看傻了吧?”

    而我妈也被他弄得很难受,嘴里发出了“唔唔”的干呕声。

    但她不敢拒绝他的阴茎,只能够忍着痛苦,迎接一下下的插入。

    我可以清楚地看到她此刻的眼神里包含着屈辱和辛酸,眼角明显的渗出大颗的泪水。

    悲愤交加的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这样玩弄我妈,心里真是感到肝肠寸断。

    他大概抽送了近百下之后,嘴里突然公牛般狂嚎起来:“啊!爽!爽啊!你真能让男人爽!真爽啊!”

    嚎叫的同时他抓着我妈头部的双手也渐渐用力,屁股前后挺动地频率也越来越快。

    由于自己的螓首被牢牢禁锢,无法动弹。

    所以明白他即将泄精的我妈只好尽量张大朱唇,嘴角边也垂着大量的白色唾沫和他龟头所分泌出的淫液。

    这时我再也无法忍受下去了,乘着身后两人因为看此淫秽场面而有点儿分神的机会。

    猛得挣开他俩按住我肩膀的手,随即站了起来,没顾得上拿出自己口中的毛巾就向前冲去。

    可惜跪在地上的时间有些长,所以在酸麻无力的双腿作用下我没跑几步,就踉跄着摔到在地。

    身体也被已回过神的两人再度摁住,背部也被他俩狠狠地踩了几脚。

    正当我奋力挣扎之时,耳边又一次传来了陈凯那略带夸张的嚎叫声:“啊!啊!他妈的!出来啦!出来啦!何军!你妈的小嘴操起来真是太爽了!太爽了啊!”

    听到这儿,我抬头看去。

    只见他已将阴茎深深地插进了我妈的嘴中,手指也揪着我妈的波浪长发,死死地把住她的后脑,就这样把精液全数射入。

    此时涨红着脸的我妈根本无法动作,她只能“唔唔”呻吟着,承受着阴茎在自己唇腔里的爆发。

    射精之后,他没有立刻把阴茎从我妈的嘴里抽出来,而是一下一下的继续挺弄。

    直到阴茎完全萎缩变小,从她嘴里滑出以后他才缓慢地退到了床边坐下。

    嘴里也“呼哧呼哧”的不停喘气。

    此时我妈乘他抽出阴茎的功夫立刻低头大声地呕吐起来。

    一边吐一边还猛烈地咳嗽着,大股浓白稠黄的精液被她吐了出来,落在地上。

    做完这些,羞愧难当的她跪在原地,低垂着螓首,双手抚面,悲怆地哭泣起来。

    她边哭边哽咽着说道:“你你怎么怎么能这样呜呜这还叫我怎么做人啊呜难道你没有母亲啊呜呜!”

    “行了!哭个屁啊!今天就放过你儿子了。”

    陈凯喘匀了气,一边慢悠悠地从床头柜上拿起烟盒和几张纸巾,一边对我妈说道。

    我妈并没有理睬他,依旧在那里哀怨地饮泣着。

    “走,先陪我去一下医院,再去县城吃饭。让他们娘俩待着吧!哈哈!”

    穿好衣物,点上香烟并用纸巾擦掉鼻子上血迹的他此时嬉笑着对大东和光锋说道。

    这时大东出言讨好似的对他说道:“嘿嘿,阿凯。这个,能不能,能不能,那个,那个”他一边断断续续地说着,一边目光停留在正跪在地上哭泣的我妈,贪婪的神色一览无疑。“操!你想都不要想!我知道你想干啥,你小子不是刚才还干过那小骚货吗?那么急色小心你精尽人亡!”

    陈凯边讲边伸手拍了下他的后脑勺。

    见他不同意,大东只好放弃了臆想,但嘴里却小声的嘟囔着什么。

    一旁的光锋也取笑着他。

    我无力的趴着,思维混沌,表情呆滞地听着他们三人毫无顾及的谈论着我妈的容貌以及身材。

    一会儿以后,三人便出了房间。

    随着庭院外大门传来的关门声之后,我妈的哭泣便显得更加哀伤起来。

    她嚎啕大哭着,撕人心肺的声音回荡在房间里,让趴在地上的我痛不欲生。

    过了好久,从嘴里拿掉毛巾的我才强忍着内心的悲痛,缓慢地从地上爬起。

    抬眼望去,中午和煦的阳光从窗户透射而入,既映射在一片狼籍的地上,也照射在我们母子各自的身上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