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淫色人妻
  • 最新排行

    出轨之母 第十九章

    发布时间:2021-09-23 13:05:38   


    大年三十的前一天,爸爸终于回到了家中。

    只是这次他回来让我觉得以往他那本就有些苍老的面容如今变得更加憔悴,还不时的咳嗽。

    我明白这是他烟抽的太多所造成的。

    内心对妻子的背叛行为愤懑不已的他为了逃避这场婚变给他带来的耻辱,年近五十还不得不远走他乡,在异地忙碌奔波。

    好让他自己能在繁忙地工作中忘掉痛苦。

    这种滋味并不是我一个心智还没有完全成长起来的人所能够体会到的。

    所以我只能看着他独自坐在家里阳台的椅子上,一根连着一根的吸烟。

    现在爸爸的脾气也变的有点儿暴躁。

    这次期末考试我考的并不好,总成绩跌落到班级的第二十一名。

    这些被那天刚回家的他知道以后他一改以往的循循善诱,立马就是一阵狂风暴雨似的呵骂。

    还差点就要冲进我房间把那台我妈给我买的笔记本电脑大卸八块。

    在我双眼含泪的跪在他身前,抱住他的腿苦苦哀求并保证下次考进前十名才让他打消了这个念头。

    至于我从外婆家拿来的土特产也被他毫不犹豫地扔进了楼下的垃圾箱里。

    还要我保证以后再也不能把我妈的亲戚当作自己的家人一样看待。

    为了照顾他的感受,我也只能暂且答应了下来。

    原本该热闹团圆的春节这次却让我觉得度日如年。

    我的爷爷奶奶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去世了。

    所以是独生子的爸爸以前在这个时候总是带着我们母子到乡下外婆那里过节。

    但是现在这样,我和他也只能待在家里过着单调乏味的节日。

    幸好七天的假期说长不长,正月初六的下午他就坐单位派来接他的车返回了办事处。

    在他关上家门离去的那一刻让我感觉轻松了不少,随即拿起自己的手机拨打起我妈的手提电话。

    电话很快就被我妈接起了,在和她的谈话中我知道了她此时正和小夏在省城,要到正月初八才回来。

    于是我试探着问她能否也到省城来。

    她听见后和小夏在电话里小声商量了一下就转头朝电话这边的我表示同意并说明了他俩所住的宾馆名称和房间号。

    我用笔纸记下以后就和她说明自己现在就出发,接着就挂断了电话。

    收拾了一下之后就下楼,在小区门口叫了一辆出租车直奔长途汽车站而去。

    处于春运之中的汽车站显得人山人海,一片喧嚣繁忙的热闹景象。

    我到了以后在售票点排了半个小时才买到了车票。

    之后又在候车大厅等了足足一个小时才登上了去省城的长途大巴。

    到达省城时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

    下了车的我出了车站,叫上一辆出租车让司机往省城一家名叫“鸿鼎会所”的地方开去。

    不是我不想去我妈和小夏所住的宾馆,是因为半个小时前还在长途大巴上的我收到了我妈发给我的短信息,说他俩现在要去那家名叫“鸿鼎会所”的地方并且在信息里注明了他们所在的包厢名称。

    让我下车后也赶去那里,不用再去宾馆了。

    出租车司机开着车在大街上东拐西弯,花了十几分钟的时间后把我送到了目的地。

    我付好车费从车里出来边朝会所大门走去边观察着这个会所。

    这会所看上去毫不起眼,门口的摆设似乎也异常普通。

    但是门外停车位上的一排高档豪华地轿车则充分说明了里面的别有洞天。

    跟着专业而又热情的迎宾小姐的指引,我边走边仔细欣赏会所内部的装修。

    会所里面果然非常精致新颖,处处体现出一种现代会所的潮流和另一种深藏不露的底蕴。

    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格竟然被非常和谐的糅合在一起。

    不得不让人赞叹会所设计师深厚的设计能力。

    正想到这,我发现我已经到了包厢门外。

    推开门后我瞧见里面除了我妈和小夏之外还另有一对男女。

    四个人言谈正欢。

    男的看上去大概四十左右,气质儒雅,着装体面的坐在桌子的一边。

    而在他身旁的女人则青春亮丽,衣着时尚,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小军,来了啊。快坐下吧。”

    此时我妈见我到了,就站起来一边冲我招手一边对我说话。

    包厢里的空调很热,脱掉了那件米色范思哲双排扣女士长风衣的她穿着褐色的高翻领羊毛衫,大腿上包里着肉色的连体丝袜裤,脚下蹬着双精巧的黑色高跟鞋。

    波浪长卷发依然披散在她脑后,眼影清淡,樱唇透亮,从而使她整个人看上去十分性感妩媚。

    就在我想这些的时候只见她把头转到一边,对那个男人说道:“李董,这是我的儿子。还请原谅我冒昧把他带过来。”

    “呵呵,沈女士不要客气。现在还是节假日,我请小夏和你过来也就随便聊聊。大家一起放松放松。不妨事的,不妨事的。”

    他此时大度地回应着我妈。

    与此同时我也坐了下来,小夏这时也出言问我:“还没吃饭吧?”

    我听后点了点头。“那想吃什么啊?你说叔叔给你点。”

    他又接着问我。

    我想了会儿之后对他说:“那就来份牛腩饭吧。行吗?”

    “当然行了。”

    说完他起身来到门边招来了服务员为我点了一份牛腩饭和一份水果沙拉另外还有一杯伯爵奶茶。

    做完这些他又回来坐好,和我妈还有那对男女继续聊着。

    我也边倾听他们的谈话边等着自己的晚饭。

    在他们的谈话中我知道了那男人是小夏的直属上司,名叫李刚。

    他是兴业集团董事会成员,也兼任集团的常务副董事长一职。

    而那个年轻女子叫白雅茹,是李刚的秘书。

    在我看来也可能是他的情人。

    现在他们几个正在听李副董事长关于对国内经济的一些评论。

    听了一会儿,我要的食物被服务员给端了进来。

    早以饿了的我很快便吃了起来。

    并且一边吃一边听着李副董事长继续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的说着。

    他身为一位企业高层领导者对国内出现的种种金融问题都有他个人的一些看法。

    但少不更事的我对这些全无兴趣,听到的事情也只是左耳进右耳出,只顾着埋头消灭我眼前的食物。

    直到我吃完,这时候他才转移了话题,对我妈说道:“沈女士,会所水疗中心的SPA效果不错。今天你第一次来,我让雅茹带你去尝试一下。你看如何?”

    “哦?是吗?那我就去试试。不过要让您破费了。”

    这时我妈微笑着回答,目光却飘向了小夏,可能是想征求他的意思。

    见我妈如此,小夏开口了:“绣琴,你和白秘书过去吧。我和李董在这里等你们。”

    说到这儿,他又看了我一眼后对我说:“小军,你也去那里洗个澡,放松放松。”

    于是我和她俩就离开包厢,朝水疗中心进发。

    经过一段长长的走廊,我们三人到了水疗中心门口。

    我妈和白秘书进了女宾区,我则在服务员的指引下进了男宾区。

    在更衣室脱掉衣物后,全身赤裸的我走进了蒸汽浴室。

    宽阔的浴室内空空荡荡一个人也没有,四周围满了木板钉成的长椅,中间围着一个炭盆,里面一包包的中草药放在烧的灼热的石头上烘烤着,使整个浴室内弥漫着一股浓重的中药味。

    我大致看了一下以后觉得非常满意,就找了个地方坐下,身体随之舒展开来。

    接着又看了看觉得温度还是不够,按动了喷雾开关。

    一阵细如牛毛的水汽铺天盖地地撒下来,被炭石一蒸立刻升起滚滚浓雾,一时间温度急剧攀升。

    做完这以后我躺在了长椅上面,闭上眼睛享受起来。

    十分钟后,被四周的雾气和滚滚热浪弄得通体发红的我睁开了眼睛,起身离开了那儿。

    走到了淋浴区痛痛快快地冲洗了一下。

    之后就拿毛巾擦干了身子,穿好浴袍来到了休息大厅。

    此时休息大厅里也只有寥寥几个人,有男有女。

    我拒绝了服务员让我去按摩的建议,随便找了张休息床躺在那儿边看电视边等着我妈和白秘书。

    足足等了一个半小时之后,我才瞧见同样穿着浴袍的我妈和白秘书从女宾区出口处姗姗而来。

    她们的目光在大厅里扫了一下,发现我后就来到了我身边。

    此刻站在我面前的我妈显得容光焕发,裸露在浴袍外的肌肤不仅白里透红,还似乎带有一层晶莹的色彩。

    在我看来她比和她站在一起的,青春美丽的白秘书要更加吸引男人的眼球。

    “发什么愣啊?儿子。我们该回去了。”

    正当我想的出神的时候我妈说话了。

    我赶紧摆正了心思回答道:“哦,那我换衣服去。”

    说完就从休息床上爬起,往更衣室走去。

    边走着头还不时向后回过去看我妈。

    她和白秘书也正朝女更衣室方向并肩前进,一边走一边还在交头接耳,说着女人之间的私密话。

    男的换衣服的速度肯定比女人要快,所以我收拾完出了水疗中心,又在门外等了二十分钟后才见到她俩。

    三人汇合后往包厢的方向走去。

    回到那里时我们三人正好看见小夏和李副董事长先后站了起来也准备出来。

    于是一行五人就一同出了包厢,相互寒暄着走出了会所。

    没一会儿的功夫李副董事长和白秘书就跟我们道别,开着一辆黑色奔驰车扬长而去。

    等到车开远了,小夏也去取车,然后我们母子坐进车里,一起朝他们所住的宾馆进发。

    车开了没几分钟,这时候坐在副驾驶位上的我妈转头向我问起了今年过节的情况。

    为了不让她担心,我隐瞒了爸爸现在的情况,只是表示一切还好。

    听到我这样回答她也没有怀疑,又回过了头去。

    车子很快就到达了宾馆。

    小夏停好车后我们三人下车进了宾馆。

    回到房间后我大致看了一下,这个房间和上次我们在宁奉市“嘉和大酒店”的房间一样都是商务套间。

    只不过面积要小一些,卧室里也只有两张床。

    见如此我就和他俩说道:“妈,叔叔,晚上让我睡沙发好了。”

    小夏听完不等我妈说话就回答我道:“不行,晚上我睡沙发。你和你妈睡床。”

    他说完看我似乎还要说话就来到我面前,用手拍拍我的臂膀继续说道:“不用说了小军,你睡床。”

    看他坚持我也就不再反对,随即进了卧室脱衣服上床睡觉。

    我妈和他在客厅里又说了一会儿话以后也进来睡了。

    我躺在被窝里也和她聊了聊,之后便慢慢地进入了梦乡。

    半夜时分,我被旁边的那张床上传来的动静给弄醒了。

    眨了眨眼睛,让混沌的大脑清醒一些以后我马上明白了此时身旁正发生着什么。

    于是我悄悄地转动了自己的脖子,顿时那淫靡的画面印入我眼帘:本该盖在我妈身上的被子掉落在床下,身高一米六五的她此刻在小夏的身下显得玲珑可人。

    而他现在正用他自己胯间那根硕大的阴茎猛烈地顶送着。

    我妈的一双玉腿也被他架在肩膀上,她的声音也已变得如猫一般凄励绵长,好象在压抑着什么似的。

    没几分钟他就到了关健的时候,于是便一刻也不敢耽误,摇动的腰身如狂风暴雨般轮番冲击,一时间就汗如雨淋、气喘如牛,一颗颗汗珠晶莹剔透爬落到了他的胸膛,像是嵌在身上的钻石一样闪亮。

    又狂顶猛冲了二十多下后,再也忍受不住高潮来临的他终于将自己的精华给释放了出来。

    而我妈也被捎带着脑袋后仰,死死顶住了枕头,双手还拽着床单,气息幽长地发出了一声轻叫:“啊!”

    那声音尾调像吹过虚空的风般绵远,随即消失不见。

    而接下来,只有死一般的静寂,从我妈躺着的角度来看,驭御在她身上的小夏此时如同变成尸体一般倒塌下来。

    卧室里又恢复了宁静。

    不过他俩略带急促的喘气声还是能够听的非常清楚的。

    过了一会儿,只听见小夏从床上起来转头看我。

    不想被他们察觉的我连忙闭上了眼睛装睡。

    正在这时我妈那慵懒娇弱的说话声传进了我的耳中:“你这个坏蛋!就知道折腾我!都半夜了还要这样!嘿嘿,谁让你这么美,这么性感,我都恨不得死在你的肚皮上啊!”

    只听小夏语气轻佻地低声回答。“讨厌啦你!”

    听到小夏这么说,我妈便有些羞涩的娇嗔道。“哎,老婆。过完年让你去学车这事儿你考虑的怎么样了?去吗?”

    此时我听到他问着我妈。

    她听了以后顿了顿才小声回答:“嗯,好吧。反正现在我也没什么事情可做。过完年你也又要开始忙了,去学车还能打发打发时间。你先去学,等把驾驶证考出了我就给你买辆车。贵的不敢说,十万左右的是没问题的。”

    只听他在我妈说完之后和她这么说着。

    “呦!对我这么好啊!”

    听着他的保证,我妈似乎很高兴,回答的语气里也带着欢乐。“那是!谁让你是我老婆呢!我当然要对你好了!不然让你把我给甩了那我找谁说理去!”

    小夏此刻也带着戏谑的口气对她说着。“坏蛋!”

    我妈听到他的调侃可能有点儿不忿,于是便娇嗔了他一句。“嘿嘿。”

    他笑了笑,转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

    紧接着我就听见了我妈传来“唉呦”一声,两人的嘴唇似乎又吻在了一块儿,正发出“啧啧”的吸吮声。

    于是我再次把眼睛睁开,看着他俩的亲密镜头。

    两张像干渴已久沙漠般的嘴唇此刻正紧贴在一起,唇齿相交。

    互相口中的津夜也不停的涌入对方的唇腔内。

    吻了一阵,小夏的嘴就离开了我妈的朱唇,趴在她的腹部上,轻轻用嘴唇舔舐着她的乳头和周围雪白的肌肤,然后再向下,吻着她的肚脐,随即转移向下一个目标。

    我妈原本静静地躺着,听任他的抚摸和爱抚,随后便抓住他,把他拚命往上拉,细腻的香舌老练得像蛇须一般从口腔滑出,舔舐他的胸膛和嘴唇,整个雪白的身子上下跃动,双手紧紧挽着他的胳膊,热烈的回应着。

    之后他把视线转移到了我妈下身的阴户,注视了一会以后他喃喃地赞美着:“宝贝,你那里的味道真得很可爱。”

    说完就俯下脑袋,嘴唇轻抚起那里。

    我妈也好似故意地把双腿展开,把那一处呈献到了他的口舌里,并且添薪加火一般扭摆起了臀部,她的脸上此刻也浮起了愉悦的笑意,看起来她喜欢小夏用他自己那长长的舌尖这样触碰。

    不一会儿的功夫就使他加重了喘气的鼻息,再次生起了欲望的他又一次趴上了我妈的身体,吻起了她的朱唇。

    一时间只见两人嘴唇的咂巴声与急促的喘息声,小夏尽量把亲吻时间拖得很长,并不急于向我妈发起进攻,而我妈的身体处在紧绷的状态下,一双手也显得很是贪婪。

    她双手托起他的脸,在他的头发上抚摸,在他精壮的胸肌上捏拿,更捧起他坚挺的阴茎如获至宝般的套弄。

    而他也快速地下床,蹲在床底下,双手捧着她圆润的臀部,埋下脸,舌头徘徊在她的双腿间,好象捧着一颗新鲜的椰子似的,拼命啜吸她的淫液解渴。

    还不时的滑开下巴,吸血鬼似的停在她的大腿内侧,又舔又咬,舔咬够了,又一路过关斩将,往另一面挺进。“呃哦哦快点给我老公快点”此时的我妈已经被他撩拨的把持不住了,朱唇里发出骚浪的呢喃声,同时双腿也想努力挣脱,整个身子扭曲得如同蛇一样。

    知她情欲难抑淫火交织,小夏马上就用手把着阴茎在她的肉唇抹了些淫液在龟头上,然后描准了她的阴户,扭动屁股挺送腰身,将那东西缓缓的推了进去。

    就听得“噗哧”的一声脆响,那根东西一直抵到她的子宫深处,我妈顿时喜形于色的承受着,啧啧地咂舌称叹,将翘臀高高凑起,口里咿呀有声,紧眯住那双眼睛,沉溺地享受起来,就如同进入了仙境般美快无比。

    丝毫没有顾及旁边有人。

    他此刻也尽力地拉大了冲刺的幅度,把阴茎舞弄得上下翻飞,撞击的力量也越来越剧烈。

    我妈娇声屡屡地呻吟,一头波浪长发在床上摇曳的媚态尽现,她的那一处在小夏强有力的侵略中时而畏避似的闪闪缩缩,而有时贪婪的时候却频频地迎凑不迭。

    两人就这样意乱情迷,忘记一切的癫狂,持续得不知过去了多少时候。

    又是一阵狂抽滥送之后,我妈竟自己腾过身子翻下了床,弯曲着自己光洁的玉背就趴到了床沿,撅起那丰满的翘臀。

    小夏立即将她的两片臀瓣掰开了些,手把着那根早已湿漉漉的阴茎一挑一拱,把她拱得身子一纵,头也就抵到了床上,随着她在他的覆盖下娇弱的呻吟,两个人的肉体又融合到了一块。

    我妈此刻趴落在床上的身姿看起来淫荡眩目,纤腰摇晃着如扬花拂柳,呻吟声也源源不断地从口里吐出。

    小夏见她这样,更是大抽大送大起大落,那根阴茎东颠西狂深抽浅送,弄得我妈头晕目眩,猛然扑倒又不甘耽慢耸身迎凑,嘴上还不忘小声嚷嚷着:“不要停不要停快快!”

    而他更是不顾及一头汗水如遭雨淋,身上的汗珠甩得到处都是,拼命挑逗着、运动着,时而在她的玉颈、耳垂留下热吻、轻嘬,甚至还会处处留下啃咬过的齿痕。

    我妈也积极地响应着,越来越亢奋起来,终于伴随着一阵长长的娇吟之声,攀上了巅峰。

    与此同时小夏也来到了激情释放的边缘,一边闷哼着一边将热流喷射到我妈阴道深处。

    完事以后,小夏疲惫地仰面躺在床上,目光则凝视着欢快过后的我妈,眼睛里深处的火焰在渐渐地熄灭,而我妈此刻赤裸着身子靠在他的怀抱里,她缭乱的波浪长发盖住了她的一半面容。

    过了一会儿,小夏温情脉脉地伸手把滑到了她的眼睛的头发抿到她的耳后,然后深深的用嘴亲吻着她的朱唇。

    彼此间温存着,回味着刚才那激情四溢的欢爱。

    而他们不知道的是这一切都被我尽收眼底。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