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家庭乱伦
  • 最新排行

    我的淫荡 表姐

    发布时间:2020-11-10 00:00:37   


    事情要从十来年前说起了,当时,我还住在我家老屋。那不是像现在的单元楼,而是栋老房子,我家在四楼,这层楼共住了两家,前面是两家的正房,每家各有两间,外面有间公用的堂屋连着楼梯,接着是一条过道,过道上依次是一个水池、我家的一间后屋和两家公用的厨房和厕所。表姐名叫左薇,1967年9月11日生,大我9岁,我喊她薇薇姐姐。小时候表姐一直随参军的父亲在北方–天津附近的一所空军军营,大概在我上小学下载成人抖音,分享隐私短视频点此打开隐藏内容继续看三年级时间,被送回武汉,来到我家。我们就把后屋让给表姐住,那时她上高二。后来的高考,表姐成绩一般,到了医学院读大专,是走读,因此仍然住在我家后屋。转眼过了好几年,她毕业后进了一家市级医院,在检验科工作。这好像是到了89年,表姐22岁,我也上初二了。正值青春期的我,对异性产生了浓厚的兴趣,那时我性格比较内向,和女同学接触不多,而表姐虽称不上国色天香,但在普通人群中绝对可算得上美人,又是我身边最接近的年轻女性,于是她自然成为了我第一个暗恋的对象,从早到晚我都密切的关注着她的一举一动,以至于逐步发展到对她的偷窥。像我的偷窥一开始没有看到很多稀奇的,只是有一次偷看她换衣服,看见了只穿三点式的表姐,现在觉得不算什么,但那时,近乎裸体的女人身体对一个青春期的小男生来说视觉冲击还是很大的。表姐身材娇小,容貌端庄,讲一口标准的普通话,看起来很文静的样子,但她性情开朗而活泼。表姐平时不爱涂脂抹粉,显得很清秀,但她衣服却很多,特别是夏天的衣裙大多比较暴露,显示出她优美的身体曲线。刚上班的表姐,朋友很多,其中绝大多数是男的,主要是她中学、大学的同学和医院的同事。表姐平时对我很好,一直以来经常带我到学校和医院里去玩,所以她的好些同学、同事都认识我。我注意到自从上大学起,表姐就经常和来找她的男人出去玩,有时一直玩到很晚才回家。前前后后的男人大约共有十来个,其中几个男的看起来和表姐还挺亲密的。特别是有一个叫喻伯刚的,好像是医院的一名司机,长得高高大大的,很英俊的样子,表姐和他出去得最多。有好几次表姐都是一夜不归,我记得当时我妈还很严肃的找她谈过话。当时对性问题还不是很清楚的我,对女性的身体觉得很神秘,由于经常看到表姐晾晒的内衣裤,我对此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于是经常翻看洗衣机和她的衣柜以及手提包,每次我几乎都有感兴趣的东西发现。表姐有乳罩五六件,各式三角裤十多条,甚至还有一条性感的丁字裤,八十年代末,这可是非常新潮和前卫的。乳罩上面的型号是85C,当然那时我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表姐还有三条月经带,那时妇女卫生巾还刚面世,表姐一直使用月经带,所谓月经带其实就是一根布条,两端穿上带子,妇女来月经时在布条上垫上草纸,然后兜在裆部,再用带子系在腰间,换洗后重复使用。卫生巾当然先进和卫生多了,我开始偷窥了几个月后,我发现表姐已经开始用我那时还十分陌生的卫生巾了。那时我家的洗衣机是我的乐园,因为表姐没洗的衣物总是扔在里面,我每天都要去翻看,还时常把脏三角裤和月经带裹在自己的阴茎上手淫。我的第一次射精就是穿着表姐的那条穿脏丁字裤,把玩着她的乳罩完成的,当然由于怕表姐知道,我射的时候把鸡巴掏了出来,没射在上面。最令人震惊的是在97年5月3日,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正是五一劳动节假期,忽然听说表姐头一天在娱乐城卖淫时,被公安局的扫黄行动抓住了,连表姐在内一共抓了11个,而且是在和一个50多岁的男人在床上玩花样时被捉了现形,当时她阴道里还夹着一枚跳蛋。表姐被关进了妇教所。公安局通知我们家属,交三千元罚款领人。发生这种丑事,我们家人都不肯去,没办法,他们最后派我带钱去了妇教所。交了钱,妇教所要对卖淫女进行妇科检查,有性病的要强制治疗,这样才可以走人。我等着表姐做妇检,可能是因为都是卖淫女,那里的医生都很不注意,连门都是半开的,在室外我可以清晰的看见里面的一切。表姐分开双腿,躺在妇科检查床上,整个外阴部暴露在外,一名医生在聚光灯下用棉签和器械拨弄着她的阴唇,可以清晰的看见一股白色分泌物挂在表姐的屄口,她右侧的阴唇肿胀得鼓了一个包,医生用穿刺针把它刺破,放出了一包脓液,接着,医生把阴道扩张器插进表姐的阴道,观察宫颈。随后,医生还把手指分别伸进表姐的阴道和肛门,另一只手使劲压迫表姐的下腹,进行进一步检查盆腔的脏器。最后,还做了超声波。领人的时候,监管干部和医生严肃的告诉我检查的结果,表姐患有多种妇科病和性病。不但有严重的阴道炎、尖锐湿疣、外阴脓肿、乳腺增生,而且还再度患上了淋病,有一枚湿疣的疣体甚至长到了肛周的外痔上。因为长期肛交,表姐不但肛门松弛,而且合并有淋菌性直肠炎。回家后,家人对表姐进行了猛烈地批斗,表姐哭着央求我们不要把事情告诉表姐夫和她的公婆,保证以后不再这样了!家丑不可外扬,我们当然没让更多的人知道。按照妇教所的要求,表姐进行了几个月的系统治疗和调养,病情有了很大好转。到了这年10月,30岁的表姐终于带着儿子到了新加坡和姐夫团聚。直到现在,她已在那里定居。表姐去了新加坡后,我和来往减少了很多,只是偶尔通一个电话,看一看她寄回的照片,对她的信息知道的也少了,只知道,她半年后在一家酒店找到了工作,不久还当上经理。但我料想,表姐在新加坡的生活一定不会如此简单,肯定会有新的故事。转眼到了2000年初,我在武汉逛街时很偶然的遇见了表姐以前的中学同学李辉,就是那个欺负表姐的高干子弟。他在武汉时,一直和表姐保持着关系,大学毕业几年后也去了新加坡,在一家中资大型企业发展,比表姐要早好几年,他已经当上了副总经理。这次居然在武汉碰到了,他是回国探亲的。我一直觉得表姐的沉沦和李辉有很大关系,一开始本想借这次机会教训一下李辉,可他一点也不害怕。他说,你表姐天生就是做婊子的料,在那时候,还不到17岁上她时就已经不是处女了,像她这样的烂货,上了也白上。在新加坡,她还主动找我呢!一听到这话,我来了精神,原来表姐和李辉在新加坡还有联系,通过他一定可以打听到表姐在新加坡的许多事情。我很快改变了对李辉的态度,和他谈起了表姐近几年的生活。表姐到新加坡后,原来的文凭不承认,工作当然也很难找。平时,表姐夫上班,儿子上小学,那里也没有亲戚朋友,表姐在家里闷得发慌,半年后,她想到了李辉。对送上门的礼物,李辉当然不会放过,几翻云雨之后,表姐托李辉帮忙找工作。李辉把表姐介绍给了自己一个在新加坡的朋友刘雄奎。刘雄奎是广东人,很有钱,在新加坡开酒店,其实那是一个地下淫窝,专门组织容留大陆女子到新加坡卖淫。表姐哪里知道这些,她几天后到刘雄奎那里面试时,被刘雄奎给干了。完事后,刘雄奎觉得表姐条件确实不错,面试已经合格,他让表姐跟着自己干。找到一份工作很不容易,表姐就答应了,不明就里的姐夫为此还高兴了一阵子。刘雄奎让表姐在自己的酒店当了一个领班,主要是管理手下的6名大陆卖淫女。而自己一般不用亲自接客,不过如果客人有要求,当然也得满足。表姐干起这行得心应手,深受刘雄奎的信任。不到两年时间,表姐已经当上了刘雄奎的服务部经理,成为了酒店里80多名大陆卖淫女总管。我很感兴趣的是,表姐自己接客的情况,李辉告诉我,表姐现在自己做得不多了,一般每星期也就一两次。算起来两年时间大概也就一百来次,嫖客四十来人。20005月,表姐回了武汉一次,据说是因为下腹疼痛、白带过多、月经不正常,经检查是卵巢囊肿,由慢性盆腔炎引起的,可能是以前落下得病根。因新加坡治病费用高昂,所以回国治疗,做了腹腔镜手术。由于新加坡不实行计划生育,表姐这次顺便还作了输卵管复通手术。当年7月表姐再次怀孕,2001年4月,近34岁的她又生了一个女儿,表姐的一双儿女年龄相差正好10岁。不过我觉得天知道这个小姑娘是不是表姐夫的种。重新接通输卵管的表姐受孕率很高,从2002年到今年2月,我四次听到表姐怀孕的消息,不过这几次她没要,全都做了人流手术。加上她此前的三度人流,两次生产,表姐一共是九度怀孕。上个月,表姐在家人的建议下,去医院上了避孕环。自从怀了女儿后,因为要准备生产、照顾小孩,没有太多的时间帮刘雄奎料理酒店的事情,表姐失去了服务部经理的位置。不过刘雄奎并没有完全放松对表姐的控制,偶尔还是强迫她到酒店接客。连怀着大肚子时,表姐都没被放过,有一次就被几个嫖客差点搞得流产。产后,表姐开始在新加坡进修了幼儿教育的专业。直到去年底,她终于取得文凭,离开了酒店,在一所政府主办底幼儿园某到了一份正式职业,当了一名幼儿教师。现在的表姐已经37岁多了,又当上两个孩子的母亲,但她却和各色嫖客、同事和同学等六百多个男人发生过性关系。六百多人是什么概念,一节火车卧铺车厢才六十六人,差不多十节车厢的男人呀!每次想起表姐的这些风流韵事,我都会感到莫名的兴奋。今年6月,表姐可能会回国探亲,我期待着再次见到她。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